葡京赌场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 农垦人风采 >
农垦人风采
农建四师老闸工颜景仁的事迹
作者:淮文宣  时间:2019-01-09 17:00  点击:

       老闸工颜景仁是一个勤劳、健谈而平凡的人。部队开到双洋闸的那天晚上,我爬进临时住所—— 一个设在双洋闸上,不满二尺高的工棚,这是看闸工人休息的地方。没一会,突然一个人的影子从我身上跨过去,我不禁问:“谁?”“看闸的!”对方答,是个老年人的声音。他爬到自己的席子上,便躺下了,连鞋子也没脱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天还没亮,留宿在指挥部附近的部队就响起了号音,向险工地段奔去。我抬头看了一下旁边老闸工的铺位上已没人,便伸头到工棚外面,嘿,老闸工一人站在闸上,他开着怀,海风把他的黑褂子撩得老高,两只手撑着闸栏,出神地望着海面。

    东方的海面上,渐渐的由灰色转为白色,不久,一个又大又红的太阳露了面。我爬出工棚,和老闸工站到一起,我低低地说:“你忙啊,同志?”“哦,”他诧异地掉转了头,笑了一下,答道:“不忙,不忙!”停了一会,他说:“这海水的涨啊,落啊,虽有个谱子,可也不能尽信这谱子。落潮时放水入海;涨潮时把闸门关紧,这就是我的工作,不然还谈啥为人民服务呀!”

    一会,太阳升到丈把多高,海潮的浪头更高了,把近处的大片沙滩也吞没掉,他和另外两个闸工开始把一块块木板吊下去,挡住了上涨的潮水(这样的工作每天至少要做四次),工作完了之后,他的脸上全是汗珠,衣服也湿透了,他撩起衣袖揩了一下汗珠,我们坐在闸上攀谈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,他才五十三岁,多少年来的艰苦生活,倒已像六十出头的人了。他是附近谢家湾的人,原有弟兄八人,但在民国六年那年,仅有一点土地被资本家—— 华成公司收买了去,当时只有几个铜板一亩地。后来,家中生活一天比一天困难,又遭受海水冲击,父母贫病而死,弟兄八人也四处谋生,有的已不知存亡。

    谈起以往的日子,老闸工的脸上充满了难受和愤怒,这时,正好有一队战士扛着大锹向险工奔去,老闸工望得出了神,他回忆道:“今天,我才更加晓得人民军队和反动军队根本不同的道理。”他轻轻地叹了口气:“民国二十年,这里来了十几只大海船,全是海匪,把老百姓抢得可惨。后来,阜宁城里开来了什么警备旅,名义上是打土匪的,其实尽往天上放空枪,海匪一个也没打中,倒是老百姓先遭匪祸,再给那些反动军队来了个混水捞鱼,苦透了,苦透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话题转到今天的抢修海堤,他说:“我在这里活了五十几年,起先总觉得做人没意思,倒不如给海潮一卷滚他娘的;可是自打民主政权成立,土改、修堤,椿椿为人民,我也越活越有意思。”这时,堤下面那个作为临时指挥部的芦柴棚子,很多同志席地坐着,胡正平政委正在布置任务,老闸工指了指他们说:“人民解放军辛辛苦苦在我们这里建设农场,把荒滩变成今天这样热闹的气象;拿这些同志来说,昨晚我睡觉时,他们还在研究工作,今天我没起,他们已起来,他们为了啥呢?”

    “为了啥?”我也意味深长地重复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闸工笑起来了,这是一个充满幸福和欢乐的笑。他拖长了声音:“他们,我们,全中国人民,在毛主席领导下,全是为了建设社会主义啊!”接着,他告诉我,他去年在八大家文化站里看到苏联人的生活照片,他乐坏了,直想:“大伙加把劲,自己准能过到社会主义!”

    这天午饭后,我随着部队开往别处去,后来就没遇到过他。可是我对老闸工颜景仁同志的一举一动、一言一语永远不会忘掉,而且我相信:以他自己和亿万个中国人民的努力,他是准能过到社会主义的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